分卷阅读140

    陈坚缓缓凑上来,用气声问:“接着做之前的事?”然后不等杨州反应,就堵住了他的嘴唇。

    …… ……

    躺了一会,杨州爬起来要冲澡,陈坚说,“急什么,待会一起去。”

    杨州还记着先前的捉弄,打开陈坚的手不理他。陈坚趴在床上,懒洋洋地往前爬了一截,抱着杨州的腰,问:“生气了?”

    杨州背对着他,乌黑的睫毛半垂着,有种别样的沉静和韵味。他抿了抿嘴,想起方才的一幕幕,顿时口干舌燥、心跳加速,完全说不出话。

    陈坚料定他没生气,手一撑坐起来,凑到杨州面前一看,果然是故作冷淡的害羞模样。

    他笑了两声,抚摸着杨州腰上的指痕,神秘地眨眨眼,“以后哥哥疼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