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7

    和许靖枢一样,许蕴喆只带走一只行李箱,虽还有其他东西得带走,但选择邮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许芸婉把他送到院子门口,紧抿的嘴唇几度松开,却没有话语说出口。

    许蕴喆对她点了点头,拖着箱子转身,可想了想,又停下脚步。

    见状,许芸婉从门内踏出来,手则扶在门框上,像阻止自己再迈向前。

    沉吟片刻,许蕴喆说:“我打电话问医生,才知道你们已经交了三年的住院费。”他看见许芸婉的面色煞白,像是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提起这件事,“后面的费用我来付吧,毕竟我也有赡养他的义务……”

    许芸婉睁大眼睛,眼中盛满了震惊。

    许蕴喆淡然地笑了笑,柔声说:“到时候,你就别再想着以前的事了,和许叔叔一起安心过以后的生活吧。”

    她的目光闪烁,迅速地看向别处,空洞的眼睛迟迟没有聚焦。过了一会儿,她像恍然间回神似的,看向他,目光感激而忧伤,道:“蕴喆,谢谢你。”

    许蕴喆摇摇头,坦然地说:“这是我应该做的。”说完,他对她笑了笑,转身离开。

    行李箱的轮子在青石板上留下哒哒的响声,许蕴喆想到,自己或许也是一个过客。

    正当他将要走进阑珊的灯火中时,他突然听见一声呼唤----

    “蕴喆!”

    许蕴喆连忙回头。

    许芸婉的手依然扶在门框上,远远地望着他。

    他也凝望着妈妈犹豫的双眼。

    好一会儿,他们都没说话。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许芸婉松开手,踏着木屐下了门前的石阶。木屐踏在青石板上,哒哒的响声是另一种匆匆,许蕴喆怔住,忘了松开拉行李箱的手,就这么被许芸婉抱住。

    他早已忘记上一回被她抱是什么时候,努力回想,竟发现被她拥抱的感受是何等陌生。可她抱得很用力,让许蕴喆知道她究竟有多消瘦。

    许蕴喆放开行李,将这具羸弱的身体拥紧,也闻到她的发香。

    她还是没说话,等了很久很久,才把他放开。

    看见她的笑容,许蕴喆怔忡几秒,也笑了。

    距离“江南庭院”不远处的石桥畔,许靖枢望着这对在灯火中拥抱的母子,深吸了一口气。

    又是一次不舍,许靖枢搓搓脸,催自己打起精神。

    过了一会儿,他看见许蕴喆转身,拖着行李箱朝桥这边走来。

    许蕴喆没走多远,看见他。

    许靖枢笑着对他挥手,便见他的脚步加快。

    听着行李箱轮子敲在青石板路上的声音,许靖枢等许蕴喆来到自己的身边,他打开电动车的远光灯,照亮前方的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