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

不欢而散。

    宣筠见宣父走了,凑过来,说:“怎么样?”

    “不是很好,”喻秋实话实话,宣筠一下子急了:“他是不是说……学历的事情了?”

    “我爸老是那样,觉得上大学才是真正的日子,你别理他。”

    “没关系,”喻秋说,“陪我出去走走?看看外面,春天到了没有?”

    才刚二月,春光尚早。

    但宣筠攥着他的手,亲了亲他,说:“好,我们去看看春光。”

    番外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