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禁书之夜路第43部分阅读

    在贵阳的时候 大概是去年5月份的时候 我去千户苗族寨 那时候准备离开贵州去云南 临走时放纵一下

    从贵阳去苗寨坐车4个小时到雷山县

    再坐车4个小时才能到 路过的地形全部是山 很多时候要围绕山顶盘旋上下 路很险 一不留神就会翻车

    苗寨其实不大 两个小时就能全部走完 当时和我一起去的是之前公司一个女孩子

    那天很不巧下着雨 不过人还是很多 回去时候因为贪吃 又被饭店迎宾小姐灌了酒 打算住一晚 那天晚上发生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当时我们住的是一家农家舍 苗寨这类型的不多 但是那天晚上貌似住的人很多

    我们找了 一个多小时 连酒都醒了才找到 当时记得才六点多 整个天全黑了 苗寨认得房主是建在两边山坡上 晚上不注意 还以为半空中都是房子

    那家房子一共6间 包括我们还空一间 就在和我一起去的那个女孩隔壁

    本以为一定会有人再来住 可惜到了晚上11多时候还是空的

    记得大概凌晨块一点的时候 那个女孩巧我的门 我以为他要去厕所害怕找我陪 因为那里没什么路灯 晚上全部都黑糊糊的 没有想到她居然说 今天我睡在你这里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当时郁闷了一下 因为是很好的朋友 而且她也有男朋友 我当时大笑说 我没理有那么大吗》? 他却很正经的说害怕, 我一问才知道 她晚上睡觉时候 刚刚闭上眼睛 就听到隔壁 有人用指甲抓地声音

    因为房子都是木制的 声音很清楚 他说开始以为是我想吓她 就没有在意 后来听了一下还有人踢东西 所以他就起来去看 哪个知道隔壁房子们是锁的

    我当时听到以后就笑着说 木头房子不隔音 也许是楼上 或者别的房子的 不用担心 但是他还是害怕 因为考虑很多方面 在一起睡的话 很容易让人误会 我就和他换了房子住 去那个房子里面的时候感觉很一般 和我住的房子格局差不多 只是多了一个古旧的柜子 房子的木板用了画纸贴了一下 看起来蛮好 只是有点受潮 发霉了下

    折腾了一下 都一点半多了 早上8点药退房。然后还要去别地方玩,所以就赶快睡了 刚刚有点睡意就听到有声音 仔细听了一下 不丝他说抓地板声音 貌似是有什么摩擦木头的声音

    声音确实是隔壁传来的 当时我分析一下 认为肯定是老鼠 这里的老鼠特大 肯什么东西很正常 晚上声音容易给人误听 也没有在意 大概过了几分钟就听到 碰 的一声 貌似什么东西倒下

    当时想也缺老鼠碰到什么了吧 就有睡觉 那个才晓得个几分钟有碰碰的想起来

    当时人一下就精神了 难道闹鬼 心里很激动 就赶紧起来 穿好衣服 准备去各位看个究竟 虽然心里还是有那么点紧张 但毕竟但好奇了 一直想看看鬼什么样子 我就轻轻的走到门口 打开门一看隔壁。

    当时郁闷了一下 隔壁的们居然没有上锁 透过门缝 里面还有微微的光亮 怎么回事 隔壁什么时候住人了 ?不对住人也不似这样的 看来发生什么了

    轻轻的走进门口 透过门缝一下 房东老太端着一个油灯 站在一个木桌边 拿着什么东西看着 看完就仍下 然后又拿起来再看。。。因为眼睛近视看不清老太什么表情

    但是隐隐感觉当时情况比较诡异 过了1o多分钟 老太突然把灯吹灭 房间一片漆黑 怕被发现 我就轻轻的走回房间 从自家门缝往外看 可是等了好一会 老太还没有出来 我退看门一看 吓死了

    老太太就站在隔壁房门前!

    人吓人吓死人 当时本能反应往后退了一步 正准备问话 却发现她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就这么过了几分钟 老太突然吧灯又点了起来 然后慢慢走进房间 又到桌子旁边 拿起东西看 看完扔下 然后又看。。。

    当时才晓得这葛老太梦游。 。。看见过很多梦游 这样的还是第一次 不由的虚惊一下 都说梦游是有原因的 但是这梦游有点受不了 要是晚上住在这里 睡到一半睁眼看到这样子 不吓死才怪。

    想通以后就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我们走的时候 老太变得很正常 还是那么和蔼 虽然这里土语很重 听懂一半 就随口问了一下隔壁房间。老太说什么没有听清楚 因为都是土语 但是看表情 老太似乎很痛苦 中午吃饭时候

    在饭店和一个本地姑娘聊天时候问了一下 才知道 老太的一个女儿好像和一个游客处了一段时间 这里姑娘比较单纯 后来。、。。再然后貌似那个游客就了没有什么联系 姑娘也怀孕了

    就吊死在房凌上了《 注 ;房凌 指的是 房屋最中间最大的一个木头 现在城市已经不多见 在乡村尤其在苗寨这种以木材建的房子里都有》

    我猜测可能就是隔壁那间房子 老太因为想念女儿才吗、会梦游吧

    看的东西估计不是相片就是女儿生前用的东西吧 只是不理解的 当时听到碰碰生之前 我和同伴听到的摩擦声是怎么回事 当时回想一下子 很像上吊时候人在挣扎时候 绳子在房梁上摩擦发出的声音。

    不知道当时我在偷看的时候 房凌上有没有一双眼睛在从上往下看着我。。

    精品短篇鬼故事 第7个 拆

    一、

    王老爷子和他儿子王有力都是农村出身,没啥本事,就会拆楼和盖楼。王有力盖楼技术好,王老爷子拆楼技术好。一些认识他们的人都夸:盖楼拆楼只要靠网父子俩就够了。要说拆楼高楼也不算什么个技术活,只是他爷俩比一般人勤快些罢了。

    王老爷子说他之所以喜欢拆楼,是因为小时候就爱拆这拆那,父母为此很生气,警告过很多回也打过,可他就是不听,依旧拆这拆那的。父母呢?就想了个办法,父母说以后你要是要拆东西就拆顶上用红笔写过“拆”字的。也就是从那时起,王老爷子只要看见了红色的“拆”字,他就会按耐不住要把那写过“拆”字的东西拆来看看。几个也是农村出身的工友听完哈哈大笑起来,他儿子王有力也跟着“呵呵”的乐。

    二、

    这一天工人们接到了一个拆楼任务,王老爷子看见楼上写着一个红色的“拆”字,便兴冲冲的小跑过去。

    王有力担心,喊住他爹:“爹,慢点。”

    王老爷子转头大笑道:“慢啥子喽?早拆完早领工钱。”

    大家伙都被王老爷子的笑容所感染,也都放声大笑起来,王有力也只是苦笑了几下,旁边一个老工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别看你爹一把年纪了,身体可比那年轻小伙子还硬朗,我看你爹一定长命百岁。”刚一说完,旁边一个年纪较小的工友就接话:“何止百岁,我看千岁也不止哟。”接着大家又是一阵哄堂大笑,王有力也跟着笑,当然笑得最欢的还是王老爷子。

    可惜好人不长命,王老爷子当天就出事了。

    他当时在较高处拆楼时一不小心踩空了脚,从这点高度摔下来对身体硬朗的王老爷子并不会造成太大的损伤,可不幸中的不幸是王老爷子在摔落过程中脖子被钢筋拉伤,一下子就拉住了主动脉,最后因为未被及时抢救,失血过多而亡。

    工友们互相凑了点钱,简单的给王老爷子办了办丧事,就各自回去继续工作了,只不过在以后的日子里没有了王老爷子,大家感觉也怪不自在的,尤其是王有力,整天失魂落魄的,根本无心干活。工友们也都希望它能够早日恢复精神。

    三、

    这天,施工队又接到了拆楼任务,赶到工地时已经黄昏了,大家搭上帐篷准备明日动工。

    王有力看见楼上有个刚写上去还未干的用红颜料写的“拆”字,不免想起了自己的父亲。

    旁边一个工友勉强笑了笑:“小王啊!过去的都过去了,现在你就好好干活,挣钱回去让家里过上好日子。”

    王有力点了点头,笑了笑:“呵呵,我没事。”

    夜里,王有力躺在床上还在思念父亲,他看了看表,竟然已经零点了,很晚了,明天还得工作呢?正准备盖上被子睡觉,突然从帐篷外传来一声巨响——大楼倒塌的声音。

    所有人都被惊醒了,大家都来不及穿衣服就跑出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要拆的楼已经成为一片废墟,废墟前隐隐约约有一个人影,人影发出了一阵爽朗的笑声,接着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那笑声,大家都记得。是王老爷子的。

    大家都说:

    “王老爷子的鬼魂回来了。”

    “王老爷子肯定是死后心愿未了,继续来帮大家拆楼了。”

    “……”

    关于这件事,工友们一直没对别人说,。

    大家发现,不过是楼房,只要在某样东西顶上用红笔写上“拆”字,那么零点过后被写过“拆”字的东西肯定会被拆得七零八落。可是这种情况只会在王有力所在的施工队附近出现,也许是王老爷子的鬼魂只会跟着他儿子吧。

    四、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施工队也因此得了不少好处,不管多大的楼,一天之内肯定能拆完,所以效率也就大大增加了,也因此很多承包商都争着抢着要这条施工队拆楼盖楼,同时这也让同行们分外眼红,而且关于王老爷子的鬼魂这件事也走漏了风声。于是就有很多人去王有力那里捣乱,他们通常会在零点之前偷偷去快要盖好的房子上用红笔写一个“拆”字,然后等待房子倒塌,让王有力他们的成果付之一炬,赔了承包商不少钱。

    好几次想告他们,可是根本不可能,因为没有证据能够证明他们用红笔写过“拆”字,就算能够证明,人家也不会相信鬼魂什么的。所大家也就都长了个心眼,每天晚上派一两个人在楼周围巡逻,从此也就没再有什么事发生了。

    五、

    这一天晚是王有力巡逻。他来到一转角口,就看见一个黑糊糊的人影在不远处的墙根晃动着,王有力拿手电筒照了一下,那人被吓了一跳,但没有逃跑,只是赶紧用红刷子把剩下的“拆”字写完。王有力冲了上去,那人写完“拆”字后掉头就跑,可被王有力拉住了裤脚,两人就撕打在一起。工友们听见了王有力大叫的声音赶忙跑了过去。那人一见来了这么多人,心一狠,掂起身旁一块砖头就朝王有力头上砸。王有力大叫一声,那人趁机就窜了,王有力本想去追,可眼前一片模糊,接着便倒下了。

    工友们赶紧把昏了的王有力送到附近的医务所。过了一会,王有力醒了,醒了的王有力不知为何“呵呵”的傻笑,大家都怀疑王有力是不是被打傻了。

    王有力笑了一阵便不笑了,似乎是笑够了。

    王有力问:“现在几点了?”

    一名工友答道:“快零点了吧。”

    王有力又笑了笑:“你们知道么,他砸我头的时候,我以为我就要死了,所以用最后一点力气在他转身逃跑的一瞬间用我的血在他身上写了个字。你们知道我写的什么字么?”

    大家同时都不寒而栗,因为他们不用猜也知道王有力在那人身上写了什么字,肯定是:

    “拆”。

    六、

    不远处,传来了奇怪的撕裂音。

    精品短篇鬼故事 第8个 房间的弹珠声

    第一夜

    “嗒嗒嗒,嗒,嗒,嗒……”

    “……”

    “嗒嗒嗒,嗒,嗒,嗒……”

    “该死,又是这声音。”

    已经连续好几天了,每晚睡觉的时候总能听到楼上弹珠掉落到地上的“嗒嗒”声,而且这弹珠声持续不断,如果不是因为极度的困意,恐怕要与这声音耗到天亮了。

    不过今天不一样,再过几天就要考试了,所以紧张的学习生活所带来的压力,加上楼上的弹珠声,已经让李旗无法入睡了。就算裹着被子,将头压在枕头底下,弹珠声并不会减小,依然环绕于耳。

    “嗒嗒嗒,嗒,嗒,嗒……”弹珠声还是不断的响着。

    这一次李旗实在是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了了,他穿上鞋,随便找了个外套披上就出去了。来到楼上住户门前,使劲敲了几下。等了许久,李旗搓了搓手掌,身体被冻得瑟瑟发抖。也是,大冷天的,一个人穿着拖鞋,傻傻的站在门外,别人肯定还以为是神经病还是别的什么吧。

    李旗又使劲敲了几下,看还是没有反应,于是继续猛敲,看来她打算敲到里面有反应为止了。果然,这时门开了。走出了一个女生,应该跟李旗差不多大。她揉了揉惺忪的双眼,看样子是刚刚睡醒,神情毫无生气。

    “有事么?”女生发出了细腻的声音。

    李旗:“哦,不好意思,你们家可不可以以后不要再发出弹珠声了,都已经连续好几天了,搞的我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女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李旗也没打算与他多说些什么?毕竟被冷风吹着也不好受,索性丢下一句:“话我就说这么多了,那我就先走了,希望以后不会再听到你们家传来的弹珠声了。”便下楼了。

    回到家后,弹珠声已经没有了,看来去一趟是对的。

    第二夜

    “嗒嗒嗒,嗒,嗒,嗒……”

    “嗒嗒嗒,嗒,嗒,嗒……”弹珠声依旧响起,李旗也没耐心忍下去,穿上拖鞋,披上外套,再一次来到楼上那户家门口,猛敲了几下。过了一会,门被打开了,走出来的依旧是那个女生,女生依旧揉着惺忪的双眼,李旗依旧气冲冲的对她说:“昨天晚上,我已经给你说过了,请不要再发出弹珠声了,过几天就要考试了,本来就已经熬夜学习了好几个晚上,现在我学要的是充足的睡眠,就当我求你了,好么?”

    女生露出疑惑了的表情,说:“什么?”

    “总之请不要再发出弹珠声了。”说完李旗转身便下楼了。

    望着李旗,女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脸上依旧摆着疑惑。门,关上了。

    第三夜

    “……”

    “奇怪,怎么没有弹珠声了?”李旗预计着今天晚上还会有弹珠声,所以没脱衣服就坐在床上等了。和可等了好久,弹珠声却一直没有响,也许是昨晚的劝说有效了也说不定。李旗也放了心,脱了衣服便准备睡了。可刚躺下,恼人的弹珠声立刻再度响起。李旗骂了一声,翻身从床上跳起,朝楼上冲去。照着门就是踹了一脚,声音极大,又用手使劲的猛敲。本以为要等很久门才开,没想到,这次门一下子就开了。更没想到的是出来的女生劈头盖脸的对李旗一吼:“你有完没完?”

    李旗被她的一吼给愣住了。

    她又继续吼:“你每天晚上发出弹珠声马蚤扰我也就算了,最近又来我家无理取闹,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你到底什么意思?你知道,我也是学生,我过几天也得考试,所以需要睡眠,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了。”说完,门被狠狠地一摔。

    这下子换李旗傻了,他呆在原地站了半天,挠挠头,回家了。

    第四夜

    “嗒嗒嗒,嗒,嗒,嗒……”弹珠声又如往常一样响了起来,李旗考虑要不要上去,他想了想女生昨晚说的话。她也听到了弹珠声,但是弹珠声却不是因为她响起来的。好听到的弹珠声来自于楼上,而她听到的却来自于楼下,那么,弹珠声到底是从哪里传来的呢?李旗又仔细听了听,弹珠声的的确确在楼上——不是在自己家里,倘若是家里发出的弹珠声,那就真的不免显得有点诡异了。

    这时,楼上的声音变了。弹珠声越来越多,从楼上的四面八方传来,其中还混杂着拖鞋挪动的声音。

    李旗下了决心,决定决定再去找她好好谈谈。来到楼上,好敲了敲她家的门,又继续敲,很久都没有反应。

    此时们突然开了,但并不是她家的,而是对门的那户。走出来的是一位满脸皱纹的老大爷。

    “小伙子,大半夜的,吵什么吵?”

    “哦,对不起,我找这家有点事。”

    “咦,这家不是几天前才搬走么?”

    “什么?”

    “这家四天前就搬走了,说每天晚上都听到了从楼下传来了什么声音,搞的睡不着觉,无奈之下就搬走了。哦对了,你就是楼下的那户吧?”

    “……”

    你知道吗?

    通常人在晚上睡觉时会听见楼上传来弹珠落地的声音,而这“弹珠声”的由来是因为人在白天压力过大,晚上睡觉时大脑皮层会传来“嗒嗒嗒”的信息,人们错误的认为这是楼上的弹珠声。

    不过,那拖鞋挪动的声音是怎么一回事,李旗却怎么想不通,更想不通的是,那女孩四天前搬走的,也就是女孩搬走的时候,自己才听见弹珠声的。最重要的是,那女孩既然已经搬走了,那自己前三天晚上看到的人是谁???

    精品短篇鬼故事 第9个 你永远不知道本篇说什么

    他正在电脑前吃饼干,忽然闻到一股臭味,恶臭,吸进去的空气是臭的,呼出来的也是臭的。

    一向懒惰的他开始打扫卫生,毛巾捂在鼻子上,挽起裤腿,到处翻遍。

    最后在床下找到一只死去不久的老鼠,他胃里一阵恶心,一块卫生纸卷了卷就随着垃圾扔出去了。

    没几天,他又闻到了那种臭,比先前更甚。

    他依旧用毛巾捂着鼻子,到处翻遍。

    却什么都没有找到。

    他开始抗拒他那个充满了臭味的家,床单是臭的,衣服是臭的,墙壁也是臭的,甚至是他自己的全身,都是臭的。

    上班的时候,他总是下意识的闻自己的衣服,还有双手,全部都是臭的。

    他觉得自己快要被逼疯了,他慢慢走回家,迟疑着摸上自己家的铁门,立刻就有一股腐烂的臭味慢慢钻进了鼻腔。

    他抽出洁白的帕子捂住鼻子,进门,换鞋,脱外套,将外套挂上墙上的挂钩。

    衣服却啪的掉了。

    他诧异的低下头,在衣服下面找到那个米色的挂钩,特别像一个人的手指,很修长很漂亮。

    并且上面套着一只金灿灿的东西,他摘下来一看,是他老婆的戒指。

    他想起来了,似乎那晚和老婆吵得很凶,然后老婆说要离婚,自己不同意,之后老婆就离家出走了。

    对,离家出走了。他不敢想起那晚自己忘记的事情,于是他决定,趁着朝阳刚升起,出去清醒清醒

    她只是个街头卖红豆粥的。红艳艳的八宝粥,有红色的米,红色的豆,还要再加几勺白糖。一块钱一碗。

    那天刚摆好摊,已近黎明,小摊上几个要上早班的客人。

    “老板娘!为什么我的粥里会有一条虫!”

    老板娘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客人的勺子里真的有一条白胖的虫在蠕动。

    “对不起,我这就给您换。”

    “不,没有这么便宜的事,你必须给我吃下去,否则我就砸烂你的摊子!”

    她快要急哭了:“不要,我吃。”

    白胖的虫子被她颤抖的双手送进口中,牙齿轻咬,发出轻微的哔啵声。

    他还是生气的踹了凳子,粥钱也没有给。因为老板娘的样子让他很生气,记得认识自己老婆的时候,老婆也是卖粥的。可是自从两人结婚后。

    时来运转,老婆的生意做大了。

    却每天都在自己耳边唠叨说自己没有用,还不如他一个女的。甚至在外还和几个男人不清不楚的。他很生气,若不是

    自己付出那么多,老婆的生意怎么好?

    自己又怎会毫无建树。想着想着,不由的开始心酸,毕竟当年风雨路,有苦也有甜。

    望着老板娘不停的呕吐,死命抠自己的喉咙,却只有绿色的胆汁,又腥又苦。

    他为自己盛了一碗粥,又坐下开始慢慢的喝,眼泪不小心滚进碗里。

    他低头一看,一条白色的蛆虫,从自己的眼眶掉进了碗里。

    ‘怎么回事?’他忽然浑身颤抖起来,不敢置信的伸手望眼上摸去,眼球忽然一颤,白色的蛆虫翻个身又钻了进去。

    ‘你是死人,你已经死了,你已经死了!’老板娘忽然冷凄凄的说了句。接着周围围观的人也指着他说道;‘你不是死了吗?你不是死了吗?

    ’他呆住了,老板娘的脸慢慢变得空白,然后又忽然全身晃动着,变成了他的样子。他惊恐的抬起头,周围所有的人群全部变的和他一模一样。

    “你们到底是谁,不要过来”他一面向后逃跑,一面对着他们呼喊。

    他们?因该都是‘他’。

    果然,跑了几步,对面又有一堆人朝他聚过来。

    他已经被包围了

    “你们要干什么?怎么长得跟我一摸一样?”他怒吼着。

    他们完全没有听见,依然一步一步往前走。

    他害怕了,感到自己好像不是自己了。

    “不可以,世上只有的我是唯一的!”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他朝他们走去。

    随手给了一个人一拳。

    那人摔倒在地,他的脸从掉落下来,随即化为一道影。

    消失了

    “哈,原来是带着面具。”他高兴了。

    他将他们脸上的面具一个个摘下,他们也一个个消失,那种快意,实在无法用语言形容。

    “嚓-嚓-嚓-”全部都已经撕完了,他坐在地上,不知为什么?嘴里发出了笑声。

    总感觉他有点不像自己了。

    转身一看,竟然还有一个在那里,他的眼睛透着恐慌。

    “虽然我也很同情你,但世上只能有一个我”说完,他就朝他走去。

    抓住他,轻轻的将手放在他的面具上,狠狠的撕扯下来,不留一点余力。

    奇怪,手上怎会有液体流动?再一看。

    “啊!”是血!怎会这样?

    原来自己撕得不是面具,而是一张活生生的人皮。

    ‘他才是真正的自己,那我是谁?’他 将自己脸上的面具撕下,显露出一张自己陌生的脸。

    精品短篇 鬼故事 第21o 十九层真实地狱(完)

    一切的文明超越现在无数倍,而画面再次转动时候,夜问却彻底的懵了。不同的种族,奇形怪状的形体,飞的,跑的,游的,隐形的…不论什么样子的都在厮杀着。当

    夜问还没有发应过来时,自己就已经出来星空里。无数的星辰无规律的移动着,无名来的光线照亮了许多的星球。再到最后,夜问抬起头看着奇怪上空。

    猛的发现,这所谓的宇宙的上空,居然有几张巨大的面孔在低头看着这个宇宙。正在夜问沉醉在震撼中时,之间宇宙中出现一双大手向下面压下来。顿时,整个宇宙中充满

    了爆炸声,处处飞舞着破碎的陨石,星球。没过多久就看见忽然飞舞出密密麻麻的生物,或人形,或怪状,唯一相同的是给夜问的感觉就是强大,无以伦比的强大,甚至比

    想象中的那个夜天更厉害。随即这些飞舞的生物联合在一起向着那双大手攻击,整个宇宙的星球都被调动起来,然而没有过多久,宇宙在那双大手合拢的一霎那,静

    止了。没有光,没有声,没有活物。‘蝼蚁’一声愤怒又威严的声音在宇宙中久久传动。夜问此刻已经跪坐在地上,满头的大汗,恐惧的望着黑暗的上空。‘魔幻?’夜问

    安慰的相劝自己不要怕,但眼泪却伴随着笑容涌了出来,慢慢的笑声变成哭声,与各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那么悲伤,是伤心?悔恨?委屈?不甘?各种各样的情绪化作一类滴滴泪水滑落。

    不知过了多久,当夜问清醒时发现,一切又变回原来的样子,只是面前站着一个人,或者说另一个吞天,不同的是一头的银色的巨龙。“你懂了吗?”“不懂,我不

    懂”夜问无力的瘫坐着。‘唉,其实我也不想找你,或许迷迷糊糊的就这么过一辈子,对你来说更好。生在虚幻,死在虚幻。’‘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夜问苦笑着‘想说什么说吧,我可以接受。’

    吞天沉思一下道‘你看到的那些包括现在都是假的,或许说半假的把。我们生活的地方在很远的地方,哪里因为受到各种原因,所有的人没有这个星系的生物强悍

    。经过无数年的的战斗,我们这一方,终于以惨败收场,沦为奴隶一族,侵略的异族们却以造物主自称。过了许多年我们这人类奴隶中出现一对旷古奇才兄弟,两兄弟

    有着同样的智慧和决心,要改变眼前的一切。于是兄弟两个各自选择不同的路线进行斗争。最后终于大战爆发,一直相互误会的兄弟两个大战。最终双

    双陨落,而他们在最后一刻用自己生命和修为塑造了一个胚胎。经过许多年后这个胚胎苏醒,带领着一帮兄弟和异族对抗,眼看就要胜利的时候,卑鄙

    的异族用所有人类作为人质和重生的领导人谈判。要求这位领导人进行轮回感悟考验,如果要是通过那么他们将撤离这里。天大的谎言啊!被迫无奈的

    那位领导人选择了进入轮回,可这群卑鄙的异族却将他的能量一次次的同化掉。然后还杀掉领导者所有的朋友以及属下等到领导者发现的时候一切都已经

    晚了。于是这位领导者用自己所有的力量将所有的记忆刻录下来封闭在一个自己创造的虚幻空间里面,等在自己最后一丝神魂到来,了解这一切。而这丝灵魂就是你!!’

    ‘这么说,其实我之前所知道东西都不过是虚伪存在的。包括我之前的身份,生活的经历,认识的人?’夜问不知道如何来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对!包括你

    刚刚认识的来喜,振振。这些都是由这一切凝结成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体验当年过程的缩影。’吞天谈论口气道;‘包括你看到的我!’‘连你也是?’夜问本

    以为还有一个真实存在的,想到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没错,你就当以前的总总只是一场梦吧,把现在也当做梦中吧。’‘话是这么说。’夜问欲哭无泪。‘那我真实身份是什么?’‘确切的说,你没有真实身份。你是一个独立存在的灵魂,拥有着新的一切。’‘那我们的根在哪里?’‘我

    们的根啊?’吞天听到这句话后顿时伤感起来;‘我们的根在这个虚幻空间之外。那里的一切才是最真实的一切!只有掌握了一切,那才是家。才是根。’

    ‘哎,大爷的,你说好好的活着咋就不行了,怎么踏进这个怪异的圈子?’夜问捂着脸想睡觉,睡醒了,自己还在学校的教室里,被田欣这个性感的老实骂着。

    身边有着来喜振振和雪儿在幸灾乐祸。‘当然,最后还有个好消息告诉你。’吞天坏笑起来。‘啥?’夜问才不信有什么好事。‘那个小夜路,就是你的真身。’‘哈??’‘那小家伙其实就是你真正的身体。’吞天乐呵呵的道;‘白路就是当年你真身的那个大哥。’‘你在逗我??’‘不是逗你

    。而且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可能我还活着。’吞天说罢,笑眯眯的点点头;‘我们的路已经走完了。这个世界你就。这里有着的一切都在,只要你能吧那些所谓的掌控割除,这里就是最真实的家。’

    然后吞天的身体开始慢慢的舒展变得淡薄起来;‘最后,欢迎光临第十九层,真实地狱。再见…’

    第六卷 集合篇 完本感言

    本书到这里就算结束了,其实算下来有些虎头蛇尾,结束的匆匆忙忙。的确有些对不起各位。这本书本身想惊悚的,结果竟然往玄幻发展了,再下去,丫的就要穿越了。结束本非我愿,只是不想对不起写惊悚的作者们,一本吴桥仙侠黑了不少人,惊悚的,我就不添堵了。毕竟以后还要混混的哈哈。这本书成长真是历尽坎坷了,这一路走来,多谢很多兄弟,赵一了,白日如梦,幻狼之牙,笑之,茶酒人间,古城劲风吹,真羽兄,癞蛤蟆,易笑笑,小生、、、一大堆子太多了,在书评就能看到了。很感谢这些有名和没名字的。你的一个点击,一个鲜花,对我来说都很重要。谢谢各位 ,下次开书的时候,希望你们多点点,同时保证不会恶搞了。。。。。谢谢,单身的美女们,kiss一下,有对象的,也kiss一下!!!!
:.